您好!欢迎访问知之网,了解最新新闻资讯
新闻各有态度
 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各有态度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阅读:12 时间:2020-06-30 09:36

每经记者:胥帅 朱万平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没有人想到,这轮风口上的猪能被吹这么高。

自生猪价格在今年2月下旬达到38.13元/公斤高点后,价格明显回落。5月22日,生猪平均价格跌至27.61元/公斤,较高点下跌接近30%。不过近期猪肉价格又有所回升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发现,今年价格巅峰期,养一头猪最多可以赚3000元。“一猪难求”,养猪也成了卖方市场,先打全款,养殖企业再过磅卖猪成为行业常态。

高利润吸引更多势力加入养猪大军,但中小散户扩产乏力,工业化养殖大企业加速跑马圈地。龙头企业扩张挤压中小散户的产能,这正是这轮猪周期新结构演变。

这阵风还能吹多久?今年年中的价格回落似乎给出信号,但更多业内人士表示,今年猪肉价格将维持高位,而拐点可能在两、三年后出现。

猪企扩产:有企业一年母猪规模增加3倍

6月正值川西平原的大春栽秧季,农人戴着斗笠在田里劳作,这是一年最繁忙时节之一。

一样繁忙的还有周齐(化名),他负责新修中大型养猪场的收尾工作,新的猪场距成都50公里左右。猪场偏僻幽静,周围1公里是未开垦荒地,典型的“地广人稀”。

“建设进度很快,再过几周就可以把猪运到新猪舍了。”身材瘦削的周齐指了指刚运来的钢筋,语速急遽有些激动。猪场即将开张,他难掩内心的兴奋,满脸笑容已把双眼挤成了一条线。

周齐所在公司是西南地区生猪养殖规模较大的企业之一,主要采取自繁自养模式。他操着一口流利的川南方言,因为很多年管理猪场的丰富经验,他被公司委派到这里,扛起“开疆拓土”的重任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周齐所在猪场。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

2018年底开始,生猪价格从10.1元/公斤上涨至2019年10月中旬最高的40.29元/公斤,区间涨幅达3倍。这一2006年以来的第四轮猪周期亦被称为“史上最强猪周期”。今年上半年,即便生猪价格从高位回落至最低的27.61元/公斤,包括新希望、牧原股份、唐人神等各大猪企未放缓扩张步伐。

如果从养殖规模看,牧原股份、温氏股份、新希望、唐人神这类上市猪企属于第一梯队,周齐所在公司和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旺江农牧)则属于第二、三梯队。尽管规模大小有差异,但它们的共性一致——工业化、规模化、自动化的现代养殖场——区别于传统农户的粗放散养。“史上最强猪周期”来临,不管是哪一级梯队,它们都选择“放开了养”。

“去年3月份你采访我的时候,我们只有1200头母猪,商品猪一万头。今年嘛,这个‘数’。”成都邛崃,旺江农牧办公室内,公司董事长江腾涛竖起了四根手指,一是代表这一年公司养猪规模扩充了四倍,二是公司已经扩充到4800头二元、三元母猪(记者注:二元指两个品种杂交,三元指三个品种杂交)。

“到11月份,我们还要增加到8400头(母猪),我们基本上撬动了能撬动的所有资金。”江腾涛表示,今年底准备补栏的母猪又是现在数量的2倍,在扩建猪舍的同时,已经准好了后备母猪,能保证新建猪舍最短时间满产。

周齐的新猪场仅母猪规划超过1500头,养殖规模达1.5万头。

工业化的现代养殖猪企积极跑马圈地,这和传统散养户的主动或被动收缩形成鲜明反差。

“想买买不到。”绵阳一朱姓养殖户近段时间想趁猪价高位养两头断奶小猪育肥,但问了很多生猪场,要么是一口价2000块/头,要么30公斤以下不卖,要么按10多头小猪打包卖,“我们肯定就买不起了”。他说道。

2019年,另一小型养殖散户谢先生的猪因非洲猪瘟死亡,至今没再购仔猪继续饲养。

“我们村上也有小型养猪场(几十头的规模),但是它们现在手上基本没有猪源,想扩大规模但找不到小猪。”一位在四川绵阳从事猪肉零售生意的张红透露,现在小猪太贵,一头小猪要价2000多元,而一头200多斤的肥猪也才卖4000~5000元。

小猪的价格贵吗?张红向记者算了一笔账:有养殖户买小猪,对方开价35元/斤。如果小猪重量低于60斤,就是一口价2000元/头;如果小猪重量高于60斤,就按照35元/斤来算。这意味着,一头小猪最少2000元。

“我们全部从大型养殖场收猪,中小散户没得猪。一般就从万家好、温氏、新希望等大型生猪养殖公司收。很多养猪场退出,行业目前散养比较少。”西部大型屠宰厂四川金忠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人士表示。

据方正中期期货分析师观点,年出栏500头以上生猪饲养场(户)数在2014年达到顶峰后,近五年正逐步下降。但年出栏5万头以上养殖场(户)数量却持续快速提高,生猪行业年出栏量向头部规模企业集中的趋势明显。

疯狂“抢人”:农业院校毕业生月薪2万不算高

探索这一轮猪周期的背后,除了前两年生猪存栏数量减少及中小养猪户的退出,非洲猪瘟的因素难以避开。

“你养个500头、1000头还是可以,再往上就难喽。”周齐说,上了规模就有养猪门槛,环评、技术、场地、防疫措施等。

周齐负责的这个新建养殖场,光资金投入就超过1亿元,涉及大量的固定资产、设备、技术等投资。目前,所有人员进入养殖场都具有严格的标准流程,“再晚来一周,你们就进不来咯。”周齐对记者说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周齐所在猪场的自动化喂养系统。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

严格的流程既是防新冠病毒,也是防非洲猪瘟,核心还是后者。进入猪场前有两道程序,先在外浴室清洗消毒后进入工厂,“非洲猪瘟可能从空气、衣物、运输等传染,所以要全方面清洗。”周齐说道。

第二道程序是员工要去内浴室进行再次清洗,但这只是常规两道程序。在进入猪舍之前,仍要消毒清洗。而猪舍是用钢架建材搭好的封闭结构,按照周齐的话说,“让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。”

记者注意到,猪舍一处内立面有一排排闪着绿色荧光的方状设备,周齐称这些设备类似N95口罩,是最内层的空气过滤系统。

此处新猪场,每头猪都有一间独立的猪舍,地下排粪区和猪舍地板由厚实的栅格隔开,以免污染。供水和饲料漕池均是标准化设施,自动化、定量喂养,下面这个就是水位计,要控制每一头猪的饮水量。该养殖场最大的是母猪舍,共有1536个栏舍,一眼望去密密麻麻。

分娩区和其他区独立,单个的猪舍空间也更大。除开标准的一体式设计,猪舍内部结构还需要抠细节,比如设置机关防止母猪翻身压死尚未断奶的小猪。除此之外,新厂区还包括病死猪处理设备、无害化粪便处置等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周齐所在猪场的空气和水处理设备。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胥帅 摄

现代设备的厂房和资金投入的固定资产有了,“土地”和“资本”已占经济活动三要素的两项。

最后则是劳动力。这是区别于过去劳动密集型的劳动力,要是高质量、专业、有学历的饲养人才。

牧原股份2万元月薪招大学生养猪的话题曾在2019年登上热搜。江腾涛认为,现在的养猪行业这一月薪并没有夸大,甚至不算很高。

“年薪50万?60万?如果你有水平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”江腾涛说,2万元不算太高,很多技术总监和场长比这高,关键看是否有水平。

今年上半年,江腾涛去农业院校招人,就亲眼见到猪市行情好带来的人才溢价。“说是招人,那就是抢人。你有没有能力这些都不重要。只要你是学这个专业,有硕士文凭、博士文凭,企业就给你开好多年薪。甚至有些人还没有毕业,就先把工资给你支付,再等到你什么时候来上班。”江腾涛表示。

这足可见专业养猪市场的人才缺口,大规模自动化生猪养殖工厂扩产和专业人才不足的结构矛盾。

工业化养殖改善了边际生产效率、育肥率、病死率,通过新一轮要素重组将传统散养模式远远抛在身后。当一头头商品猪如流水般从猪舍工厂走出,扩产能力有限的散养户已无力与之抗衡。

散养户的养猪冲动还在,普遍做法是购买断奶小猪,半年后育肥再卖出。

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,自2019年2月以来,仔猪平均价格从21.02元/公斤涨至今年3月最高的135.47元/公斤,涨幅超5倍。

江腾涛表示,7公斤重的仔猪,今年最贵卖到2300元/头,现在回落至1500元/头。

周齐表示,买仔猪育肥有点赌的成分,“风险很高,一是如果外购仔猪死了怎么办?二是你能预知6个月以后的猪市价格吗?”江腾涛更是直言,高价猪苗可能导致亏损,家破人亡的结局不是危言耸听。

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养殖散户并非总是理性,它们都想趁着猪市的利润高点扩产。

卖方市场:“一猪难求”,一头赚3000元

养猪的利润到底有多高?

江腾涛先讲了一个今年上半年的亲身经历,“一二月份就是抢猪!”

“当时旺江农牧和客户交易,均是先打全款再发货。”江腾涛说,一旦客户把价格敲定了后,马上会把钱打到账上,生怕别人出价高猪被抢。这种情况,客户会比旺江农牧约定的价格多付一点,等生猪过磅后再多退少补,“有些公司本来一车猪要15万,但你只准备了10万。如果出现了价格变动,增加的5万就要重新按照行价计算。”

2月的猪市是一天一价,激烈的价格波动传递市场供需失衡信号,客户提前支付预付款锁价是拿货的一种方式。

通常讲,一头商品猪育肥到120公斤、130公斤准备出栏,也有极限育肥到150公斤。在今年猪价高点,一头150公斤的肥猪可卖到接近6000元。周齐说,最夸张时,一头肥猪可赚到3000元。

江腾涛表示:“品种比较好的肥猪实际可卖到17元/斤。我们通常育肥到240斤,一头猪2400块钱净利润。”

江腾涛说这是现在的价格,而在今年巅峰期价格卖到23元/斤时,利润还要多1200元/头。

“生猪正常利润就是300元、400元一头,现在(赚钱)的2000多元。”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消费品研究总监、农业行业首席分析师赵金厚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对比东方证券研究所的历史数据,自繁自养生猪2019年本轮猪周期起涨时的利润是300元左右/头,2019年高点约3000元/头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十倍利润风口,敢问谁人不心动?

本轮猪周期之强,在于能繁母猪减少导致的长期供给收缩。除上文的仔猪之外,能繁母猪价格也是惊人。以二元母猪为例,从2019年1月的28.58元/公斤上涨至今年5月最高的72.99元/公斤。能繁母猪通常在100公斤,一头能繁母猪价格可以超过7000元。江腾涛说:“能繁母猪肯定比商品猪卖得贵。”

高利润带动了补栏热情,进而刺激上游育肥猪配料成本上涨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今年,自生猪价格在2月下旬达到38.13元/公斤后,价格开始大幅下滑。5月22日,生猪平均价格跌至27.61元/公斤,较高点下跌接近30%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“2020年春节过后,我们这里五花肉的价格,从2月最高38元/斤一路下跌,到5月底达到24元/斤~25元/斤,跌幅接近4成。”在四川绵阳从事猪肉零售生意的张红回忆道。

价格下降,养猪利润就下来了。周齐说,现在(6月中旬)一头猪的利润也就1000元左右。

猪价下滑的原因是什么?综合养殖户、专家、上市公司董秘等观点,主要是生猪快速出栏、冻肉投放、新冠疫情影响需求、消费肉制品替代、学校食堂未恢复等多重因素。

“4月养殖户看涨惜售,一般正常在230斤出栏,但很多育肥到300斤才出栏。”唐人神董秘孙双胜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因为每头猪的重量增加,一定阶段会突然释放出供给,增加生猪产量。

江腾涛分析道,有气温因素导致被迫出栏,“猪积压会增加生存空间的密度,随着气温升高,这就存在感染猪瘟的风险,所以被迫出栏,再便宜也要卖掉。”

赵金厚则表示,屠宰场是猪肉加工产业链下游一环,疫情不能开工导致收购猪肉的需求下降。最后一点则是国家主动冻肉增加猪肉供给以及猪肉进口量增加。记者注意到,截至5月27日,我国今年累积投放38万吨冻肉,而2019年全年也不过17万吨。

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1~4月鲜冷冻猪肉进口量132万吨,同比增加180%,其中4月鲜冷冻猪肉进口39万吨,同比增加185.6%。

不过,在5月22日触底以后,生猪市场又出现新一轮反弹,截至6月12日,生猪平均价格已上涨至31.99元/公斤。6月18日,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为42.72元/公斤,同比2019年同期的21.36元/公斤高了1倍。而全国猪价自2018年6月转入上升通道,至今已有24个月。

“市场用肉渠道主要是普通老百姓,他们仍然喜欢吃鲜猪肉。而且国内养猪量比较少。”四川金忠有关人士分析了这段时间猪肉价格反弹的原因。

据农业农村部2020年第24周瘦肉型白条猪肉出厂价格监测周报,适重瘦肉型生猪需求量提升,但存栏量偏低,加之部分养殖户看涨后市、将小体重生猪回圈育肥,导致供应量减少。

最强猪周期还能持续多久?业内:两年内应该不会亏

未来猪肉价格走势如何?业界议论纷纷。

“在一段时间内,特别是今年,猪肉不会过剩,但是明年和后年猪肉过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。”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今年5月曾指出,因为养猪是长周期和高投入产业,因此2020年猪肉相对短缺格局还会持续。

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猪肉价格难破前高。“这么高的猪价不可能维持下去,明年猪价可能低一点,后年也可能低一点。”孙双胜分析,现在的猪价可能保持到今年第三季度,但第四季度可能不好说了。

赵金厚认为,今年接下来的猪肉行情将维持短涨长跌的趋势,“长期价格会回到正常。”

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表示,总体判断,今年下半年猪肉价格有望保持稳步回落的态势,并可能随着季节性和节日性的需求变化而有所波动。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,能繁母猪存栏量和生猪存栏量比2019年9、10月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升。新生仔猪量连续多月在增多,预计今年三季度育肥猪的供应将趋于改善。

短涨长跌的猪价预判基于生猪产能和出栏数复苏的预期。一个好消息是,据农业农村部网站通报,5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3.9%,连续8个月环比增长,累计增长23.3%。

周齐把能繁母猪视作生猪长期供给的关键指标。赵金厚表示,农业农村部披露的能繁母猪数据是抽样数据,实际的母猪补栏量应比这个数据还要高。

最强猪周期调查:一头猪狂赚三千,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,暴利还有两三年?

商品猪作为后备留种母猪是能繁母猪产能增加的重要原因。“短期可以做到保供,从为市场提供猪苗的角度,这肯定是有益的

点击这里进行登录操作,进入个人管理中心

登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备案号:宁ICP备19001964号